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奈若何兮之季雨如梦】(01-02)【作者:zhy818 】
【奈若何兮之季雨如梦】(01-02)【作者:zhy818 】
字数:820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认识季雨涵,是象牙塔里发生的事情——迎新的时候,一下子就记住了这个模样乖巧的学妹。

  出於某些不安好心的好心,使了些小手段,就让她对我这个学长很有好感,那么些个时间,总是能在我的身边看到她的身影,小小的人儿,癡癡跟在我身后,眼睛里饱含着热切的光。

  后来,经历了千回百转,我拥抱了自己的爱情,与炎洁有情人终成眷属便与她忽地疏了联系。

  她是个万分懂事的女孩子,很有分寸。那双动人的眼眸,也就悄然隐没在了炎洁的繁花盛开之后。

  而后,短促的欢愉终究敌不过时间和距离的撕扯,然后被那句「你太幼稚,我们不合适」给撕碎了自己。

  无数的彻夜难眠后,我决定去考学,希望到别的国家去涨涨见识,也好忘了炎洁巧笑嫣然的容颜。

  见我终於开始奋发图强,老爹很是欣喜,大手一挥,批准了我的买车计划。
  宝马X1,停车的时候,恰好遇见和男友一起逛街的季雨涵,看见那辆十分引人註目的宝蓝色宝马,她美眸中异彩连连:「生哥,这是你新买的车?」
  「嗯,」

  「什么牌子?」

  「宝马,」

  「哇,好多钱,肯定很贵吧!」

  「还好,家里凑钱给买的,」

  「啧啧啧,真是土豪啊!请问你爸爸还缺不缺一个女儿呢?」

  所谓豪华汽车品牌果然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在季雨涵的主动下,我们的联系又密切了起来。

  看得出,她十分好奇我的家庭背景。

  神秘是一个男人吸引女性的最好伪装,我自然笑而不答。

  渐渐的,我似乎喜欢上了季雨涵,她的简单纯真,她的毫无心机,她的不设防。

  只可惜,她还和那个形象气质佳男友热恋着,我没有丝毫机会。

  很偶然地,一个我与季雨涵的同识组织了一次拼游,目的地是丽江。

  我不知道这究竟是不是这位女性同识想把自己灌醉给别人机会,居然选了这样一个空气中就飘荡着若有若无暧昧气息的地方。

  路上,季雨涵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无论我们怎么逗她,她都显得郁郁寡欢。
  难道是他们的感情出问题了?这个想法让我心头一热。

  返程前,另外三个同伴去血拼买纪念品了,得知季雨涵一个人在房间无聊地看电视,我决定去给自己创造点机会。

  「小涵,我们玩扑克牌吧?」

  「玩什么?」

  「干瞪眼,」

  「好啊好啊,上次在网上玩输给你只是我运气不好,这次我一定要翻本!」
  看着季雨涵一副摩拳擦掌的样子,我哑然失笑:季雨涵啊,就你那有啥出啥的牌技,这辈子都别想赢我咯!

  直到玩扑克,季雨涵才真正抛开了脑海中的不快乐,大呼小叫着,时而蹙眉时而欢欣雀跃。

  打得入兴了,季雨涵直接蹲在床上,像只偷吃到鱼干的小猫:「嘿嘿,我摸到了一手好牌哦!」

  此时,我的註意力完全不在季雨涵会打出什么牌上了:季雨涵实在是个没什么心思的女孩子,丝毫不顾忌地蹲在我面前,下身穿着的内裤就这么直勾勾地暴露在我面前。

  更让人受不了的是,季雨涵的内裤极其纤薄,我甚至能透过内裤看到她浅浅的稀疏阴毛,以及其下一点粉嫩。

  即使只有那么一点点,也让我口干舌燥,脑中遐想无限。

  「哎呀,时生!」

  忽然註意到我的目光,季雨涵一声尖叫,捂着下身趴在床上,「你好流氓!」
  似乎觉得不能掩盖自己的羞涩,季雨涵一翻身,把自己裹进了被窝里。
  过了好一阵,季雨涵才从被窝中擡起头:「时生,你刚才看见什么了?」
  我急忙摇头:「什么也没看见,」

  「真的?」

  「嗯,」

  「确定?」

  「确定!」

  「那我内裤是什么颜色?」

  「淡蓝色!」

  脱口而出之后,我心知要遭,果然,季雨涵羞怒地从被窝中一跃而起,挥舞着粉拳打向我:「时生,我要灭了你!!!」

  尽管被季雨涵报以粉拳一顿,还签下了种种不平等条约,可是,让人欣喜的是,回去的飞机上,脸红红的季雨涵主动换座坐在了我旁边,美其名曰想要靠窗的位置。

  呵呵,你从左边窗户换到右边窗户,这是几个意思?那次的意外走光,让我和季雨涵的关系反倒更近一层,她开始主动和我分享心事,聊家庭,聊感情。
  不过真正让我们走出实质性那一步,还是得感谢她那个形象气质佳的男友。
  一天,?我突然发现季雨涵发出了一条无比忧伤的心情:好吧,既然这样,就当梦一场。

  嗯?有情况,有大情况!我急忙打了个电话过去。

  —喂,时贱人,你今天不是上德语课吗,怎么有空关心小妹妹我了?—你怎么了?—没怎么,我很好啊!—我猜到结果了,—你!呜呜呜呜呜呜………
  哭了好一阵,季雨涵才收声,—对,没错,我和他分手了!这次是真分手,永远,绝不挽回了,我恨他!—嗯,下定决心就好了。

  —他居然和一个空姐搞上了,那个贱人还发他们搞那个的照片给我,好恶心!
  我怎么就瞎了眼,喜欢上了那种渣男!我,呜呜呜呜呜………

  —小涵,忘掉过去,重新拥抱生活吧!—嗯,对!我单身,我骄傲!—要不要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好啊,去哪儿?—鹿崖吧,你不是一直想去吃海鲜吗?我们一起吧!。

  —好,那我下午就去请假,—嗯,我这就订机票,—等一下,时贱…不对,生哥,你不是在上德语培训班吗?—哈哈,你觉得我会在乎这个吗?请假就行了嘛!。

  —唔……嗯,谢谢你,时生,太谢谢你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哈哈哈,想要感谢我还不简单,打干瞪眼啊!—滚,时贱人,你个大流氓!。
  …………

  相思真是一个能给人带来无限动力的好东西,下午三点过,我已经完成了从请假到安排旅游线路订酒店订机票的全部手续,甚至还有空去买了些润肤露防晒霜之类的东西。

  我订的是奥隆湾附近的芬府度假别墅酒店,认真思考了半晌,我毅然选择了情侣别墅。

  相约在机场见面的时候,沙滩鞋、长裙、大檐帽、墨镜……季雨涵已经完全是一副度假的打扮。

  「飞机是八点零五分的,进去正好可以拿了登机牌再吃个饭,走吧!」
  我很自然地牵上了季雨涵的手,她的脸唰地红了,挣紮了一下,最终任由我握住了柔荑。

  没有心机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之前看见空姐时眼中的郁郁很快被对鹿崖的美好憧憬所取代,季雨涵快乐地看着皎洁的月光,轻哼着歌。

  抵达酒店的时候,已经临近午夜十二点,在工作人员送我们去入住别墅的时候,季雨涵眼中兴奋的色彩几乎能把夜空照亮:「哇哦哦,别墅诶,我第一次住呢,哈哈……」

  推开房门,季雨涵尖叫一声就跑了过去:「哇噻,太棒了,这里太棒了,完美啊!啊!!!!」

  季雨涵手舞足蹈的模样让服务生都不禁莞尔:「先生,您真是贴心,给了你女朋友一个大大的惊喜呢!」

  「哈哈哈,谢谢,谢谢!」

  对於这么会说话的工作人员,我当然要双手奉上小费。

  等我收拾好行李走进房间,季雨涵正在床上快乐地翻来翻去,哼着自己编的歌:「啊,大床大床,我爱大me= 」attachperm[]

                第二章

  考验来了!把精油倒出些许在掌心,我轻轻抚上季雨涵的手臂。

  真的感谢霓虹国那些脑洞突破天际的爱情动作老师们,是他们的全方位多角度的展现让我能够在赶鸭子上架的时候也安之若素——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在我身后,闪耀着加藤鹰、东尼大木、清水健、向井裕等等大神的身影。

  「好了,感觉怎么样?」

  其实我完全不用问这句话,季雨涵颇为享受的表情就说明了一切。

  「嗯,很舒服啊,没想到你的手法这么专业啊,只是,在哪儿做SPA呢,总不可能在床上吧?」

  说着,季雨涵的脸又红了起来。

  对此,我早有应对的腹稿,「那边,」

  我指了指私人泳池边的凉亭,里面有一张大床。

  「那里,不好吧,又没有遮挡的东西,会被看光光的!」

  「怎么会,那个四周都是有帘子的,放下来就是,而且这种庭院别墅,一般人是进不来的!」

  「哦,好嘛,等一下!万一有人用无人机偷拍怎么办?」

  「拜托,无人机那么大的声音,酒店方面不会坐视不管的,」

  「那好吧,」

  听到这三个字,我激动得差点蹦起来:季雨涵啊季雨涵,你终於舍得入套了!
  拿上一条浴巾一条毛巾,打上一盆清水,我走到凉亭里,放下四周的垂帘。
  季雨涵已经先我一步来到凉亭,躺在趴在大床上,把脸深埋进手臂中:「来吧,生哥,我准备好了!」

  我没有立刻给她按摩,而是返回去调制了一杯花茶递给季雨涵:「这个是配套的花茶,喝下去了有安神的作用,对於提高SPA的效果很有帮助,」

  「嗯,」

  季雨涵乖乖爬起身,端起花茶一饮而尽,然后把杯子递给我。

  我当然不会告诉她我在里面加了点特别的东西,这是秘密,永远。

  季雨涵再次躺下后,我将浴巾盖在她身上,然后在盆子里净了手,擦干,问:「小涵,你知道SPA的时候是不能穿衣服的吧?」

  「嗯,」

  季雨涵声如蚊蚋,羞难自抑。

  「那是我帮你脱,还是你自己脱?」

  「你帮我吧……」

  上钩了!季雨涵的话仿佛给我打了一记最生猛的兴奋剂,让我有些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双手几乎是颤抖着伸进了浴巾里面。

  「等一下!」

  季雨涵忽然叫住了我,「怎么了?」

  我心头一紧:不会煮熟的鸭子都飞了吧!「时生,先说好,你是给我做SPA,千万不能占我便宜啊,」

  「嗯,知道了,」

  「好吧,你继续吧,」

  沈浸在羞涩与期待中的季雨涵根本没有註意到我是否答应她,或许,她也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只想自欺欺人地找个理由吧!

  点燃一支熏香蜡烛放在一边,我才返身去准备相应物事,清水、沐浴乳、润肤露、精油、浴盐……故弄玄虚地盘坐在一边冥想了一阵(主要是为了让我怒涨的小兄弟软下去)。

  我才起身,揭开搭在季雨涵身上的浴巾:「女士,请让我先替您清洁身体好吗?」

  「刚才我不是才洗过澡吗?」

  「您出过汗,汗液堵塞毛孔不利於精油的吸收,」

  「好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是。」

  得到允许,我捧起一捧清水浇在季雨涵的裸背上。

  「哎呀!」

  季雨涵发出一声惊呼,「不要紧张,美丽的小姐,请您放松,享受精油SPA的美妙过程,好吗?」

  「噢噢,对不起,按摩师先生,」

  似乎,季雨涵也进入了角色。

  一边浇水,我一边按摩着季雨涵身上不太敏感的部位,背部、颈项、侧腰…
  …而后,倒出一些沐浴乳,在季雨涵的后背以及双臂涂抹匀净,再用清水洗净之后,我问:「女士,请您翻过来,我替您清洁正面,可以吗?」

  「不要!」

  「为什么?」

  「我,我,我不好意思,」

  「那请你还是转过来,我已经准备了热毛巾,请您搭在脸上,可以吗?」
  「嗯,」

  季雨涵紧闭着双眼转了过来,我也把热毛巾轻轻搭在她脸上,盖住她的眼睛。
  呵,很像把头埋进沙子里的鸵鸟呢!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季雨涵的胴体,吹弹可破的冰肌雪肤,盈盈一握的娇乳以及稀疏毛发间一抹让人遐想的沟壑。

  「先生?」

  「啊,对不起,女士,你太美了,都被你迷住了,」

  「嗯,请你快些吧,有劳了!」

  从年龄上算,季雨涵今年不过二十一岁,正是一个女孩儿从青涩向成熟转变的关键时候。

  季雨涵的乳头极小,如同新剥莲子,乳晕似铜钱一般娇小得紧,颜色也很淡,看上去极其幼嫩。

  依然是浇上清水抹上沐浴乳,这次我没有避开季雨涵身上的敏感部位,而是有意无意地挑逗起来,季雨涵显然也吃拿不住,发出了细微的呻吟声。

  用浴盐替季雨涵清洗了足部之后,我停了下来:「女士,请问您下身和臀部需要清洗吗?」

  这次季雨涵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见季雨涵放开了最后一道防线,我的小兄弟也兴奋地在浴巾上支起一个大帐篷。

  季雨涵,今天你就是进了狼穴的羊,清蒸红烧任我挑喽!将季雨涵的双腿分开,屈起,我掬起一捧清水浇在季雨涵的阴部。

  「嗯!」

  季雨涵发出一声闷哼,在我手抚上阴部之后,季雨涵的身体猛然绷紧,我急忙放开,轻声安慰她:「女士,请不要紧张,放松下来,放松,放松好吗?去享受这个过程,SPA是一件非常欢欣愉悦令人的事情,请您安心享受她,不要紧张,不要紧张,来,放松,缓慢呼吸……」

  在我的安慰下,季雨涵放松下来,身体也逐渐放软。

  见状,我再次抚上了季雨涵的阴部,她再一次紧绷,却很快放松下来。
  成了!我压抑住内心的激动,将沐浴乳涂抹在她的阴部上,仔细替她清洁起来。

  替季雨涵清洁了外阴之后,我伸出手指分开她的大阴唇,用最轻柔的动作清洗她的花瓣以及花瓣间的缝隙。

  季雨涵的花瓣上几乎没有任何褶皱,实在细嫩得紧,宛若新荷初绽。

  之后,还把遮掩住她小巧阴蒂的包皮剥开,把其里也仔仔细细沖洗了一遍。
  在我似挑逗似按摩的手法下,季雨涵彻底动情了,随着她急促的呼吸,清浊的淫液从她的阴道里一波波挤了出来。

  与乳晕一眼,季雨涵的下身颜色也非常浅淡,花瓣也是一样,小小嫩嫩的,仿佛幼女一般,精致而完美,蚌门闭合得也非常紧密,两瓣小巧的花瓣隐藏其中,根本看不见。

  情难自禁,我张嘴含住了季雨涵娇嫩动人的下身、「啊!!!!」

  内心激荡而起的情欲终於得到了释放渠道,季雨涵扬起头发出一声饱含满足的娇呼,双手按住我的脑袋:「生哥,就是这样,不要停,好舒服,好舒服!」
  我自然也不客气,含住两片花瓣吮吸、舔弄,舌头探进季雨涵火热的膣道中刮蹭、打转,竭力挑逗着季雨涵的情欲。

  被我撩拨起了欲火,季雨涵终於说出了我此行的终极目的:「生哥,给我,我要!」

  季雨涵双手揉捏着自己的胸部,眼神迷离,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我刚从季雨涵的胯间起身,季雨涵就急不可耐地追过来,双手直探我胯下:「生哥,给我嘛,我要,进来,快进来,」

  我制止了季雨涵的动作:「小涵,等一下,你的SPA还没做完呢!」
  「不要了,不要什么SPA了,我要你,我要你进来,满足我,占有我!」
  我退到一边,捧起清水浇在季雨涵身上。

  「哎呀!」

  就像是一头发情牝兽一般的季雨涵终於清醒了些,「美丽的女士,请您放松身心,享受整个SPA,好吗?」

  「好的,」

  季雨涵重重地看了一眼我下身支起的帐篷,躺下,只是这次她没有再把毛巾盖在脸上。

  「请问女士,我可以为您清洁臀部吗?」

  「可以可以,生哥,你想做什么就做好了,不用问我,你想对我做什么我都依你,都愿意!」

  那请你做我的女朋友好吗?临到嘴边,我还是忍住了这句话,我怕破坏了好不容易营造的旖旎气氛。

  「请问女士,你今天排便了吗?」

  「嗯,刚才洗澡之前我已经便便了,」

  「嗯,那请您放松括约肌,我要为您清洁后庭,」

  「不要!……哦,好吧,生哥,你一定要轻点,我那里,那里还没有被人碰过。」

  我不知道其他的SPA里有没有后庭清洁这一项,但是我立志三通,这对我来说就很重要了。

  让季雨涵跪趴在床上,我先用清水替她清洁了肛门外部,然后在小拇指和她的肛门上涂抹了大量的沐浴乳,一边让季雨涵放松,一手将季雨涵的臀肉向两边分开,然后轻轻地将小拇指推进她的肛门里。

  「啊,啊,嗬……啊!」

  季雨涵从喉咙里挤出了几声低沈的娇呼,我也顺利将小拇指整根插进了她的肛门里面。

  季雨涵肛门里的肉紧紧裹住了我的手指,不住地蠕动,似乎是想把这个异物排出去,我一边享受着这样别样的紧致,一边转着圈,来回抽动。

  「嗯,嗯,嗯……」

  季雨涵的娇呼逐渐从痛苦变成享受。

  难道季雨涵也是肛门有快感的那种?我心头一热,下身更坚硬了几分。
  季雨涵恐怕真是天生的肛门性敏感者,当我换成中指插入时,她很快就发出了愉悦的呻吟,翘臀下意识地扭动着,似乎在追寻更大的快感。

  见状,我拔出手指,掰开她的娇臀,伸出舌头,强行挤进了季雨涵的臀缝里,努力朝后庭里鉆.

  「啊~~~~」

  这种别样的湿热触感季雨涵发出了一声高八度的尖叫,「生哥,你!……啊啊啊啊啊!」

  随着我舌头的转动抽插,季雨涵的惊呼变成了呻吟。

  「……生哥、生哥,就是这个,好舒服、好舒服、快、快!啊……」

  也许是为了追寻更大的快感,季雨涵抓住我的手腕,帮助我竭力把自己的臀肉分开,似乎想让我的舌头更加深入,得到更多的快感。

  我也不客气,让季雨涵自己掰开臀肉,腾出两只手来,一手抽插她的膣道,一首抚慰她的阴蒂。

  「……来了、来了,生哥、生哥、生哥!~~~~」

  在这样的多重刺激下,季雨涵很快攀上了快感的巅峰,整个人重重往前一顶,而后倒在了床上,瘫软如泥——没错,她高潮了,整个人全身上下都泛起了潮红。
  喘息了好一阵,季雨涵才慵懒地睁开眼,眼神里依然饱含情欲:「生哥,你的手法好厉害!我好美,刚才感觉都要飞上天了~~~~。」

  我轻轻一笑,把精油倒出些许:「来,刚才只是清洁身体,接下来才是按摩呢!」

  季雨涵显然已经对这样香艳无比的SPA着了迷,立刻依言躺下,双腿微分,摆好姿势,满眼的期待。

  没想到外表清纯,动不动就脸红的季雨涵挑逗之后竟然也有着这么淫荡的本性,一次高潮根本不能满足她。

  面对满脑子只剩下情欲的季雨涵,我也不再客气,抹上精油一双手就直接攀附上了她的娇乳,先是揉搓整个乳房,然后轻轻按压已经挺硬翘起的乳头,揉捏、提拉,然后含在嘴里舔弄、吸吮。

  「嗯~~~」

  季雨涵已经完全禁不住我的挑逗,千娇百媚的呻吟渐渐响了起来。

  粗略地按摩过她的腹部,我直接将季雨涵的两腿分开,把精油倒在她的阴阜上,替她按摩起来,先是挤压她的外阴,很快,我就按住她的整个阴部轻轻揉搓起来。

  「啊!!!」

  季雨涵发出一声娇呼,一手死死抓住枕头,一手按住我的手腕:「生哥,不要!」

  现在已经由不得你了!心头想着,我模仿着女性自慰手法,手指夹住季雨涵的阴蒂部分,轻轻揉搓起来。

  「啊~~~~嘶~~~~哈…嗯、嗯、嗯……」

  嘴上说着不要,季雨涵却放开了抓住我的手,双腿大张开,任由我施为,下体还微微擡起,似乎是在追求更大的快感。

  揉搓了一会儿,我分开季雨涵早已充血肿胀的花瓣,右手将中指缓缓插了进去。

  季雨涵的膣腔非常紧窄,仅仅是一根手指就感受到了四周蜜肉传来的压迫感。
  性经验无限趋近於零,但是本性却这么淫荡敏感,真是当性奴的好材料啊!
  这么想着,我将手指插得更深入了些,触碰到一块略微发硬的地方才停下。
  没错,那就是季雨涵的G点。

  此时,季雨涵浑身微微发抖,紧咬着下唇,双手握住自己的乳房揉捏着,一副意乱情迷的模样。

  经过了仔细清洁,又吸收了精油的滋润再加上情欲的催发,季雨涵的下身显得非常漂亮,幼嫩的淡粉红色配上吹弹可破的冰肌雪肤,就仿佛是人世间最精致美味的果冻一般。

  「小涵,把你的情欲交给我吧!」

  低喝一声,我用中指抵住季雨涵的G点,右手按住季雨涵小腹对应的位置,由慢而快地抽插抠挖起来。

  G点果然是最容易让女人获得高潮的地方没错,我的手指还没怎么抽插,季雨涵就不受控制地扭动起娇躯,喉咙里挤出了一声声不似人类的呼喝,似痛苦似得到了极致的快感。

  我感觉我的左手得到了加藤鹰的加持一般,速度愈发快了起来,季雨涵的下身也仿佛是打开了一个水龙头,爱液疯狂地流出,甚至因为我的动作而发出了咕叽咕叽的声音。

  被强烈地快感沖击着,季雨涵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只是大张着嘴,双手胡乱挥舞着,已经不知身在何方。

  咕叽咕叽的声音很快变成了啪叽啪叽的声音,季雨涵的身体也泛出美妙的潮红。

  「…救……命!…」

  好不容易挤出两个字,季雨涵的花径深处忽然挤出一大波淫液,膣腔内传来强烈的排斥,还不等我抽出手指,季雨涵整个人剧烈抽搐起来。

  很显然,季雨涵潮吹了,获得了最极致的高潮快感。

  抽搐了一阵,季雨涵忽然没了声息。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